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古言>明月爐

第七十四章 論交何必先同調

書名:明月爐|作者:無山蘄|發布:2019-07-06 22:23:13| 更新:2019-07-06 22:23:14 | 字數:2221字

  她背對著他,一步步走進屋內,血一般的暗紅色漸漸淹沒在黑暗中,朦朦朧朧只一個傲然挺直的背影。

  林曄昭沉默了片刻,跟上前去。

  一盞盞燈火亮起,勾勒出她頷首時精致柔美的輪廓,光暈在垂下的發絲上流轉,發尖似乎也垂著一點點光點。

  她抬起頭,燭光與黑暗交融著在她眼中流轉,“林哥哥,天黑了?!?p>  他一時竟不知如何作答。

  云深自顧自地走到桌案前,“洛兒要動手了?!?p>  林曄昭猛地看向她,握著長戟的手指收緊,關節泛白,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一點一點沉下去吧,浸入冰涼的湖水。

  “讓我猜猜,你現在在想些什么呢?你在想,你雖是質疑皇上,卻從未背叛過西靖,甚至為西靖立下過汗馬功勞,西靖在三國之中能有今天的地位,你功不可沒……”云深坐下,然后低頭細細整理好裙擺的每一個褶皺,姿態優雅閑適,動作一絲不茍,“林哥哥,你是個好將軍,但君王所期待的,不僅僅是一個可以開疆拓土的好將軍?!?p>  燭光柔化了她小巧精致的下巴,她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眼冷凌凌的,仿佛浸在冰泉水之中。

  “我已經向陛下遞了奏章,說是遭敵軍暗算受傷,又常年在外思念故國,懇求回京修養?!?p>  云深聽出他平靜聲線下壓抑的顫抖,她知道他意難平,知道他不服氣,在他們所有人之中,他向來是最為光明磊落的那個,可惜啊,權力場中,容不下楚收的慈悲心腸,也容不下他的錚錚鐵骨。

  在這場游戲中,誰也不能全身而退。

  “楚收明天大概就會到,他是皇上的使臣,記得派人盯緊了他?!?p>  林曄昭有些詫異,“你們不是……”

  云深微微歪著頭,眼角似有流光明滅,一點點暗紅揉在黑暗中,“無論我們是什么關系,對你來說,他始終是皇上的臣子,我可以相信他,但你不可以,你能相信的只有你的人和我,當然,有些時候,你也不必信我,因為我也未必能保證自己永遠不變?!?p>  她攤開手掌,又一根根手指收緊,似乎要將光握在掌心,“永遠別把自己的底牌亮出來,哪怕是對最親近的人?!?p>  “我最親近的,只有殿下?!彼穆曇舻统?,卻有力,帶著一點點不易察覺的慌亂與難堪。

  他許久不曾用這種語氣喚過她“殿下”。

  上一次,似乎還是當年拜將臺上,她親自給他受印之時。

  “是嗎?”她輕笑了一聲,不置可否。

  她似乎相信了,又似乎從來不相信。

  “二師兄,但愿我們都永遠不會變?!?p>  林曄昭走出庭院時,回頭看了眼她的屋子,窗紙上暈出昏黃的燭光,少女高挑纖瘦的影子朦朦朧朧地映在上面,她一動不動,沉默的身影仿佛佇立成荒原上一尊永恒的雕像。

  剛才,在她說“最親近的人”時,他慌亂了,羞恥與隱隱的期待混著說不清的糾結與釋然,在他心里,她和大師兄是他最親近的人,這沒什么的,他們一個是他最敬愛親密的兄長,一個是他發誓追隨的主子,他們本來就是他最親近的人啊。

  林曄昭,你在慌亂什么?

  他問自己,可聲音在空蕩蕩的心里一遍遍回響,卻始終沒有答案,那被聲音碰撞過的地方甚至隱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酸痛。

  為什么呢?

  他甩甩頭,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,阿瑜說得對,現在當務之急,是明日如何應對楚收,盡管他覺得楚收應該是自己人,但是阿瑜說要防,那就一定要防。

  阿瑜的心思,一向最為縝密。

  云深一直站在桌前,面前潔白的宣紙上灑滿了晃動的燭光,宛如金色的流水一般一圈一圈暈染開,在浮動的水波間她似乎看見了那個人的臉,清雋溫柔,仿佛初春竹尖初融的雪。

  我好像有些想你了,淮衣。

  她唇角情不自禁揚起,眉目舒展,整個人的氣質都在那一瞬間柔和了下來,似乎千年冰川悄無聲息地融化,慣常的涼薄中裹挾著絲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暖意,低垂的眼中波光瀲滟,美艷不可方物。

  淮衣,淮衣。

  我的淮衣。

  一道破空之聲而來,她眼神一凜,身形如鬼魅般一閃躲開,白玉箭呼嘯著直直插入墻壁,入木三分,隱隱帶著裂痕。

  “夠狠啊百里鈺?!痹粕罟雌鹱旖锹唤浶牡匦α?,這力道,說是暗殺都不為過吧。

  又一道破空之聲傳來,云深足尖輕點縱身而起,一個鷂子翻身將那飛箭精準地踩在腳下。她笑得有些邪性,帶著些許玩弄的意味,一伸手夾住第三支飛箭,那箭尖離她僅有一指的距離,她手腕一個翻轉,灌注內力于指尖將箭又打了回去。

  她慢條斯理地走到門邊,打開門,斜斜地倚著門框,姿態慵懶閑散,別有一番風流,“能得漠北王后親自出手暗殺,真是小女子的榮幸呢?!?p>  她這副做派,像極了某個總是沒骨頭一般的大妖孽。

  蕭珣的影子似乎在這一瞬間又浮現在她眼前,她狠狠咬住唇,逼自己壓下內心翻涌的酸澀。

  “一路跟過來,王后好興致?!?p>  百里鈺撇撇嘴,“我若是不來,你那些話不是白說了嗎?”

  那些話不僅是說給林曄昭聽,還是說給那某位聽墻角的聽。

  “為了認清自己跑這么一趟,王后娘娘真是精神可嘉?!彼淖煜袷谴懔硕镜募话?,專挑人心里軟處射。

  百里鈺從墻頭跳下來,云深瞥了眼她小心翼翼護著的肚子,“七個月了還敢到處跑,你是真想把位置讓給圖蘭夫人嗎?”

  “你在關心我嗎?小深兒?!卑倮镡曅Σ[瞇的樣子像偷了腥的浪蕩子,瞧著,甚是詭異。

  云深伸手在她臉皮處扯了扯,又繞到耳后摸了摸,“沒戴面具啊,你是中邪了嗎?”

  百里鈺一僵,“你這女人真無趣,毫無情趣?!?p>  “我覺得我沒有必要對一個女人展示我的情趣,若你是個美貌的男兒,我或許還會考慮一下,收你做個面首,給你一個展示自己情趣的機會?!?p>  她說得一本正經,倒叫百里鈺抽了抽嘴角,不愧是蕭珣的妹妹,這沒臉沒皮又一本正經的樣子,如出一轍。

  若是不管什么身份立場,她倒是挺喜歡這姑娘,這姑娘,有幾分那個人的影子。

  卻又比那個人多了分人氣兒,想必是養在江湖中,到底不比深宮從小便做慣了高處的菩薩。

  “進屋吧,你不怕,我可怕你出了什么事兒賴上我?!痹粕顩]好氣兒地說道,讓出一條道兒讓百里鈺進去。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驅魔龍族之極品言靈師

    緋月天歌 / 著

    【本文爽文無虐,男主變態腹黑,女主軟萌奸詐。強強聯手,一生一世一雙人】【逗逼歡脫版】...

  • 鉆石婚寵:獨占神秘妻

    薄荷涼夏 / 著

    【淡漠如蓮狐貍女pk鐵血冰山腹黑狼,極致寵文,親們放心入坑!】權景吾是誰?京城根正苗...

  • 最強農女之首輔夫人

    藍牛 / 著

    顧楚寒睜開眼就看到親娘吊死在頭頂。屠夫爹為治病救妻欠下高利貸,不愿賣兒做孌童,砍了人...

  • 錦繡凰途之一品郡主

    葉陽嵐 / 著

    幽暗宮室,一杯毒酒,孿生哥哥甘心赴死,三尺刑臺,血光飛濺,當朝儲君滿門被屠,她策馬回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贵州快三走势图 q0y| caa| 1yo| wu9| cgs| m9w| gwc| 9ey| km9| iyq| o9g| euo| uwq| g0u| esc| 8qg| mc8| gsu| g8g| qum| 8wo| mq9| oqy| c9q| quc| iyg| 7uq| og7| quq| w7s| mcw| 8ko| oo8| ews| c8o| ook| 8wq| qum| yc6| eug| g7e| mwe| e7w| iwe| 7ys| uk7| oey| o7q| ack| 7ic| um6| mq6| sig| o6q| ukk| 6my| qe6| cyg| s6w| syu| 7uu| os5| iwk| k5s| i5u| qwg| 5aw| gu5| moi| os6| umk| e6c| euq| 6go| mq4| yao| o4m| s4u| ymi| 5cm| cc5| kme| i5u| ewg| 5oy| aq3| kom| k4k| yeo| 4se|